83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子请自重 -> 第五百八十章 守护(月票1000加更)
    曦月醉了。

    她足足喝掉了半葫芦酒,便以她的修行也顶不住这等酒意,身躯已是彻底不受控制。

    可曦月却也没醉。

    她悲哀地发现,无论多么想醉,即使脑子都被麻痹得一塌糊涂,可修到了阳神之境的灵魂……不醉。

    如同精神分裂一般,灵魂安静地看着自己手舞足蹈的身躯,如同冰冷的天道注视着人世间的悲喜。

    也不知道这算得道,还是该说不如晖阳。

    如他说的围城吧……

    不知道多少人艳羡不已、视为最高追求的事情,不知道多少人梦寐以求辗转反侧。可已得之者,在某些时候却并不想要。

    “也罢。”曦月把阳神自我切断了身躯关联,既然醉,就好好睡一场。

    下一刻她就后悔了。

    她无魂控制的烂醉身体太疯狂了。

    那边秦弈停了歌声,惊恐地转头,眼睁睁看着曦月抓起白云揉得粉碎,一团一团全部成了冰雹:“哈哈哈哈去吧!”

    这大春天的,春暖花开的季节,方圆千里鹅毛大雪,冰雹狂坠。

    秦弈半张着嘴巴,他自己的醉意都快被吓醒了。

    这是真应是天仙狂醉,乱把白云揉碎。

    这一手他都不会,影响这种范围的天时,起码乾元。

    这姐姐不是晖阳后期,是乾元?

    曦月的阳神捂住了额头……还好,阳神脱离,身躯自己发挥不出无相之能,也就露个乾元底。

    “不够滋味,少了点啥。”曦月身躯晃晃悠悠,忽然打了个响指。

    “轰隆隆!”天地雷鸣,闪电狂怒。

    秦弈:“……”

    “来啊,唱歌啊。”曦月指着秦弈:“天地为鼓,替你和声。”

    替你妹啊……这天上打雷做和声,是人能唱的吗?我承认没你格局大行吗?

    那个,我不唱你会打我吗?

    秦弈抱着小幽灵站在那里,弱小可怜又无助。

    老远似有神灵跑来看情况,一个老和尚当先出现在附近,远远一看曦月,脸色都变了,迅速拦住其他人:“都回去。”

    “上师,这……”

    “去去去,不是你们能管的。”

    “呃,那男人是谁?”

    “不知道。”老和尚笼着袖子:“兴许要被吃了吧……一万年,坐地……啧啧……”

    那边曦月一巴掌拍在秦弈肩膀上。她不是武修,可强悍的法力实态化都已经拍得秦弈人都缩了一下:“大、大姐,干、干啥?”

    “刚才还一副狂放恣意样儿,怎么现在瑟瑟缩缩的?”曦月很是好奇地凑近,两人面庞相距不足三寸:“明明是个小弟弟,还一副看透什么的样儿,切。”

    秦弈不服:“我哪小了,我都三十多了……”

    “噗……”曦月哈哈笑:“是是是……嗯,大男人,你灌醉我,真的没有用意?”

    秦弈无奈道:“真的没有。”

    曦月眯着眼睛,轻佻地伸着指头挑起秦弈的下巴。

    “喂喂喂……”秦弈倒退:“仙子请自……”

    话音未落,就看到曦月眼睛直了一下,继而直挺挺地往后栽倒,看似醉死过去了。

    当她躺在彩云之上,背后便是渐沉的曦月,在天际最后的一抹月光。

    仿佛她的醉倒,便是月落。

    玄之又玄的天象牵引,可惜秦弈此时没有心思留意这种细节。

    曦月阳神无奈地叹了口气,她知道自己身躯的意思,其实不是轻佻要干嘛,而是一种很不可置信的好奇这是一个连明摆着出家的明河都要泡、一个圣洁古板的羽人都要绑起来调个教的人,和她接触却偏偏光风霁月的,连一丝一毫歪念头都没起过?

    曦月知道自己容貌的吸引力,很困惑这男人什么情况,一会儿像个色棍,一会儿真是个君子。

    这种醉态之下流露出想看个清楚的意思,结果就变成了一种轻佻。

    曦月阳神清醒,无法容忍自己在对方眼中是个轻佻形象,不弄晕都不行了……

    对了……还不如晕着,看看这个男的会不会做些别的?

    曦月阳神摸着下巴,饶有兴致地打量自己烂醉如泥的身躯。此时仰面躺在那里,胸膛高高起伏,面如海棠潮红,毫无反抗之力地躺在云端,真是一种很诱人的姿态,不知道这个男的会不会有所变化?

    秦弈哪知道背后的事情,吁了口气抹着冷汗:“棒棒,看来以后不能随便请人喝酒。”

    流苏笑道:“难道不是正如你所愿?”

    秦弈摇头:“还真没有,我说了,从头到尾欣赏的都是她那种洒脱意……不过棒棒,她也很多心事。”

    流苏“嗯”了一声。

    秦弈道:“看来她是乾元。可见啊……不管修行多深,人都难免有心事的吧,说句超脱太难了。”

    狗子从戒指里探出脑袋:“太清都有心事。”

    流苏一骨头把它砸了回去,答道:“无非是超脱了多少,此时你百事缠身,她只有五十,那就比你好。”

    秦弈道:“可口行吗?”

    流苏:“……”

    秦弈哈哈一笑:“知道了,不去纠结。”

    说完直接坐在曦月身躯边上,伸了个懒腰。

    流苏便坐在他边上,一起看朝阳。

    两人没有说话,却似心有灵犀。

    曦月也看懂了……他们在守着自己的身躯,怕自己出事。

    真就这么君子?

    秦弈又在击节而歌:“你我皆凡人,生在人世间,终日奔波苦,一刻不得闲……既然不是仙,难免有杂念,道义放两旁,利字摆中间……”

    流苏道:“你还不是仙?”

    秦弈笑道:“乾元都不是,何况于我?”

    流苏不再多言,默默看着太阳从天际彻底跳成了一个圆。

    曦月也默默看着,一人一灵并肩坐着看日出的背影,一大一小两个影子,仿佛永恒。

    很美。

    曦月对秦弈身边的一切,原先都很感兴趣的……从一开始棒打鸳鸯那一天就挺感兴趣。

    他疑似混沌源初的修行法,如今用龙威遮掩。这龙威等级很高,导致遮掩得很完善,连左擎天都看不出毛病,可她曦月是一开始就知道他的修行和龙没有一个铜板的关系,而是很有可能得自源初。

    她不贪这修行法,但很想知道他的秘密,因为可能……对有些事情很重要。

    然后……他随身饕餮,别人不知道那是饕餮,以为是个什么奇葩宠物,她曦月当然从一开始就知道那是饕餮……

    在他身边乖得跟狗子一样。

    再然后……他的器灵……

    这是曦月最看不懂的东西。

    饕餮乖如狗,未必是因为秦弈,反而可能是因为这个器灵。

    理论上那是个狼牙棒的器灵,即使她勘破虚妄直抵真实的眼睛也只能得到这个结论这个小幽灵和狼牙棒是一体的,狼牙棒是它的躯体,它是狼牙棒的灵魂,这确确实实就是狼牙棒的器灵。

    但这个器灵是没有认主的。

    秦弈根本就没有祭炼过这根狼牙棒,不是那种主人与器灵心意相通、诚实执行主人行为的器灵。秦弈只是拿狼牙棒做个砸人的武器,器灵反而坐在他的肩膀上,如同他俩才是一体。

    没有祭炼过就没有灵魂羁绊,这样的随便飘的器灵,真就不怕它跑了,或者是被人摄走?

    曦月再怎么见多识广,也没见过这样的主人与器灵。

    要知道不是谁都像她曦月一样当这个器灵很好玩,要是换了左擎天玉真人看见这样有趣的器灵,第一反应多半是抢来玩玩。其实之前无心神就这么想过。

    秦弈自己没想过吗?

    秦弈要是知道她在想什么,心里一定大叫冤枉,他当然怕死了这种状况,然而他怎么可能祭炼棒棒,不被敲得满头包就好了……

    可如今看着他们并肩看日出的背影……曦月知道自己不需要去困惑什么了,无论这个幽灵来自何处,她不但不该去打主意,还必须阻止任何人打主意。

    这是她的朋友秦弈身边,一刻不可或缺的伴侣。

    真道侣。

    嗯对……朋友秦弈。

    曦月微微一笑,就这默默守护她身躯的表现,这就是朋友,不需要怀疑。

    ps:求~月~票~

阅读目录:https://www.83xiaoshuo.com/1/1823/

手机阅读:https://m.83xiaoshuo.com/1/1823/

错误/举报/求书,点此举报(免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