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生活系游戏 -> 第四百八十六章 稀里糊涂
    高铁上暖气很充足,江枫刚放完行李就觉得热把外套给脱了,回座位的时候发现江卫明只是脱下了围巾,口罩和耳罩,羽绒服依旧严严实实地裹在身上。

    “小枫你看看我这个手机是不是坏了,怎么加载这个视频加载这么久都加载不出来。”江卫明眯着眼睛看手机,把手机递到江枫面前。

    江枫接过手机看了一眼,视频已经变成黑屏的了,象征加载中的小圈圈一直在狂转。

    “三爷爷,高铁上信号不好,正常。”江枫把手机还给江卫明。

    江卫明只能一脸失望地把手机按灭,活像一个打游戏打到一半断网的网瘾少年。

    “小枫,咱们什么时候能到啊?”江卫明问道。

    “下午5点,二堂伯说了到时候他会在出站口等我们。”江枫道。

    江卫明叹了一口气,继续露出他那幅网瘾少年的模样。

    江枫见江卫明这个模样,想了想,掏出自己的手机提议道:“三爷爷,我下载了几集电视剧不过是国产的,我也还没看过。要不咱们一起看?”

    江枫在心中祈祷季月给他推荐的这部剧的剧情和三观逻辑能正常一点,最好不要出现哥哥和弟弟,姑父与侄子,小三和正室之类的惨痛剧情。

    不然他不知道该如何跟江卫明解释。

    “行。”江卫明表示赞同。

    祖孙两人就这样对着一个小手机,一人一只耳机,在高铁上看起了季月推荐的甜甜的电视剧。

    虽然这次季月推荐的电视剧非常正常,三集过后江枫十分庆幸的发现这不光是国产的,男女主颜值都很高,还没有什么不良剧情,也没有什么貌似可能出现的社会主义兄弟情这种不好与江卫明解释的配角。

    什么都正常,就是电视剧不好看。

    第3集放完江枫就想刷新闻了。

    江枫偷偷看了一眼江卫明,见他正在用一副看新闻联播的眼神与表情盯着手机屏幕,就知道他对这部剧也没什么兴趣。

    察觉到了江枫的动作,江卫明主动开口:“小枫啊,饿了吗?想不想吃点东西?”

    江枫原本不觉得饿,除了刚上车的时候闻到车上有乘客在吃泡面,被泡面箱勾起了食欲之外他还没有生出过想吃东西的欲望。但江枫从早上起来到现在只喝了一小碗解酒汤和几杯温热的凉白开,被江卫明这样一说他还真觉得饿了。

    “有点,没想到三爷爷你还带了吃的,饼干吗?”江枫问道。

    “今天早上蒸的馒头,还剩了两个。本来我是不想带的,出来前我和你五叔把中饭都吃了,但是他非说怕我们路上饿硬是给塞进了包里,看来你五叔还塞对了。”江卫明笑眯眯地道,抬手指了指行李架上的小包,“就在那个包里。”

    江枫起身从行李架上把小包拿下来,拉开拉链果然看见了包里用塑料袋包着被压的扁扁的两个白面馒头。

    江枫把馒头从包里拿了出来,原本被压了扁扁的馒头慢慢膨胀开来,变成原来的样子。

    “三爷爷,这是你今天早上蒸的?”江枫问道。

    “是啊,前两天听你五叔说他想吃馒头,本来想昨天就蒸的但是给忘了,所以就今天早上蒸了。这年纪大了觉也少了,天天到了五点多钟就醒了,正适合早起做馒头。”江卫明道,盯着江枫手上的馒头,“小枫你要是喜欢吃等到年后三爷爷再专门做给你吃,现在这馒头凉了估计味道不太好。”

    “好啊。”江枫露出了一个笑容,扯开包子馒头的塑料袋拿出一个咬了一口,嘴里还含着馒头。

    “我爷爷原先也老做馒头,做酒糟馒头,我们都可喜……”欢字还没说出口江枫就愣住了,闭嘴细嚼嘴里的馒头。

    江卫明做的也是酒糟馒头,只不过刚才拿出来的时候馒头已经冷了所以没有注意到而已。

    与刚出锅的酒糟馒头相比,现在江枫吃的已经凉透了被塞进包里压了几个小时的酒糟馒头的口感与味道显然差了不少。

    但这是熟悉的味道。

    和江卫国做的酒糟馒头凉透了之后的味道几乎是一模一样。

    江枫相信郑思源做的酒糟馒头凉透了之后的味道应该也是这个样子。

    快速把嘴里的酒糟馒头嚼了咽下去,江枫迫不及待的问道:“三爷爷,您这馒头是跟谁学的呀?”

    江卫明愣了一下,随即笑道:“噢,小枫你应该是吃着觉得味道和你爷爷做的挺像的吧,你爷爷也会做,这馒头是我们跟你太奶奶学的。”

    “太奶奶?”江枫没想到居然会是这个回答,想了一下,很快从记忆中翻出了他在记忆里所看见的秦婉。

    他的太奶奶,即使家境贫寒,欠下巨债,身怀六甲,却依旧笑得很温和,会挺着个大肚子闻声细语的宽慰丈夫,会在饭桌上端着碗一勺一勺给二儿子喂饭,笑起来比温婉似水的江南女子更加温柔的女子。

    “是啊,你太奶奶这酒糟馒头做的最好吃了。”江卫明一脸怀念,“你爷爷和你讲过你太奶奶和我们吗?”

    江枫摇摇头。

    “他呀,算了,我也没什么资格说他,我也是一个样。原先我也不愿意去提他们,因为总觉得人走了在心里终归是有一个遗憾,提了只会徒增伤感。但现在年纪大了又觉得能和别人提起也是一件好事,总不能等我们老了让你们这些小的对家里的事情一无所知。”

    “你太奶奶叫秦婉,是一个很温柔的人。你太奶奶还没出嫁之前家里是开点心铺子的,因为是女孩没学到什么手艺,只会做一些简单的馒头包子之类的东西。那时候女孩子嫁人早,男的娶妻也早,你太奶奶14岁就嫁给你太爷爷了,16岁生了你大爷爷,35岁生了你爷爷,37岁就病逝了。”

    说着,江卫明叹了一口气。

    江枫只能静静地听着,一边默默的小口吃着馒头一边听江卫明说当年的往事。

    “那时候一直都讲究多子多福,生十几个的都有,但是福分可能是家庭的却不一定是母亲的。你太奶奶生了7个,原本身体很健康,完全是被生孩子拖垮了身体。因为泰丰楼的生意忙,你太爷爷每天一大早就得赶去店里,家里的早饭一般都是由你太奶奶来做的。我们都爱吃酒糟馒头,所以你太奶奶做的最多的也是酒糟馒头,说起来你爷爷学会的第一道菜就是酒糟馒头。”

    “第一道菜?”江枫一脸惊奇。

    “那时候你太奶奶已经走了,你爷爷生得晚,等他出生的时候你大爷爷都定亲了。我们的第一道菜都是你太爷爷教的,唯独你爷爷的第一道菜是你二爷爷教的。”

    “二爷爷?”

    江卫明笑笑:“看来他和我一样还真是嘴巴严实,这些年什么都不肯提。你二爷爷叫江卫今,我们这几兄弟里面就数你二爷爷厨艺天赋最好。你太爷爷最喜欢的就是你二爷爷,常说他是最有资格接任泰丰楼主厨之位的人,原先我们总爱和他较劲,仿佛只要赢了他就能赢了主厨之位。”

    “二爷爷居然这么厉害!”江枫感叹道。

    “他确实厉害,红案白案都厉害,都有天赋,学什么都是一点就通。我和你大爷爷还在店里跟你太爷爷打下手的时候,他就能独当一面独自给客人做点心了。为了他你太爷爷还专程去其他酒楼里拜托那些姑苏来的白案师傅教他点心,这可是我们其他兄弟几个都没有的待遇。”

    “只可惜,哎。”江卫明叹了一口气。

    江枫越听江卫明这么说,就越觉得自己心中那个不可思议的想法可能是真的,忍不住旁敲侧击的问道:“三爷爷,您确定你们当年逃难的时候除了你和爷爷之外的其他兄弟都…都不幸亡故了吗?”

    江卫明看得出来江枫真正想问的是什么,忍不住笑着拍了一下他的脑袋:“哪有那么走运的事情,就算当年没有死,到现在……我和你爷爷能活到现在还相遇已经是天大的运气了,其余的哪敢妄想啊。”

    “那您当年是怎么和爷爷他们走散的?”江枫问道。

    “当年呐,当年我们一起离开北平城的时候北平城还没有打仗,那时候关外已经沦陷了,不少人都听收到了风声往南逃。原本我们和你太姑奶奶一家约定好了在金陵汇合,那时候火车停运我们人多买不到船票,路上很混乱到处都是流民和山匪,不少城市都自己暴乱起来,走着走着就不知道自己到了何处。”

    “最开始是你大奶奶的孩子走散了,你大爷爷和大奶奶出去找再也没回来。途经一个县城的时候你五爷爷和六爷爷得了痢疾,县城里的大夫都跑了我只能连夜去隔壁县城找大夫,结果去的路上被山匪抓了。后来在逃出来的时候再回去找你爷爷他们,他们已经不在县城里了,我就跟着其他人一起稀里糊涂的往南逃,后来稀里糊涂的参军打了仗,又稀里糊涂的当了逃兵。”

    “那时候当逃兵被抓到是要枪毙的,和我一起逃跑的是蜀地人,他说他们那儿山多如果我们跑到蜀地去肯定不会被抓到,我就和他一起稀里糊涂的往蜀地逃。结果我活着到了,他死在了半路上。”江卫明露出了一个苦笑,“当年都是那样,每个人都是稀里糊涂的活着,有的人活着活着就稀里糊涂的死了,也有的人像我一样稀里糊涂的就活到胜利了。”

    江枫知道江卫明是故意用了一连串的稀里糊涂让这些事情听起来显得轻松一些,以掩盖那些稀里糊涂背后堆积成山的血与泪。

    人生在世,难得糊涂。

    ()

    1秒记住爱尚:

阅读目录:https://www.83xiaoshuo.com/1/1859/

手机阅读:https://m.83xiaoshuo.com/1/1859/

错误/举报/求书,点此举报(免注册)